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欧拉亲子]Bizarre summer day

校考回来车上随便码的,承太郎带着小徐伦在杜王町的故事
欧拉亲子好好好,小徐伦敲可爱
(md我都要考成sb

时值夏日,正是杜王町最热闹的时候,成群的游客来到这个小镇,享受假日与海滩,缺丝毫不知镇上仍潜藏着“杀人魔”,或许他窥视着的下一个猎物就是你。
承太郎并不觉得把徐伦带到这里是个错误——除去她经常抱怨只能呆在旅馆里这一点。承太郎出门从来不带着徐伦,一般都是由spw财团的人陪着徐伦逛街,有时候徐伦也跟他抱怨这事,但承太郎对此不作过多解释,他不想让徐伦被替身使者盯上,也不想让她的童年掺入过于复杂的问题。
“暑假”这一时间点就很好,因为徐伦一天要有小半天在写她的假期作业,每天完成她的任务还能得到一些小小的奖励,有时是一串漂亮的贝壳项链,有时是一些新鲜的水果和小零食。若是承太郎闲下来,他会陪着她一起睡觉,给她讲故事。他的话不多,但总能想出许多引人入胜的故事,比如被人群疏远的拥有奇妙力量的少年用自己的力量帮助别人,比如四处作恶的强盗最终被勇者变成石头。
“暑假”的另一好处就是仗助也放假了,他也总喜欢陪着徐伦玩儿,虽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逃避写作业,但至少徐伦不会感到寂寞了。有时他们在一起打游戏,或是偶尔去游乐园(亿泰总是拒绝去游乐园,他不想看到在那儿约会的康一和由花子),或是一起在便利店的冰柜前纠结冰淇淋球的味道。一切和平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承太郎依然在追查吉良吉影的行踪。他发誓,等事件一结束,他就要带着徐伦痛痛快快地玩几天。不能否认,杜王町的景色确实如画,只惜他们无暇欣赏。
这天承太郎陪着乔瑟夫去便利店,正巧遇到了仗助和亿泰,带着徐伦。
“爸爸!”
小小的少女惊喜地叫了一声,但随即触电般缩了缩,承太郎告诉过她,不要在外面这么叫他。
但承太郎并没有说什么,表情依然僵硬。他用目光示意仗助,仗助也心领神会地拉着亿泰,陪着老头子走出便利店。
承太郎上前,亲昵地揉揉徐伦的头发,她真是长的好快,刚到杜王町那会儿她才刚到自己的腰吧,他心里这么想着。徐伦看上去挺开心,小手抓着承太郎的手,专注地挑选着货架上的商品。她的手软软的,虽是夏天,但有些微凉,握着很舒服,手心沁出的一丝汗水象征了小孩子旺盛的精力。如果他们是对正常的父女……如果他没被卷到这事件里,或许他们正在日本的家中院里乘凉,他写论文,她写作业,或许他贤惠的妻子会端来一盘冰西瓜,他温柔的老妈会泡上一壶热茶,人生安稳,岁月静好。
“我要那个!”
稚嫩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承太郎回到现实中,徐伦正指着货架高处的面包。他抬手取了下来,递给徐伦。
他们没买很多东西,只拎了一个小袋子就准备打道回府了。步出便利店的一瞬间,热浪迎面扑来,这时已是夕阳西斜。突发奇想地,承太郎对徐伦说:“来,我抱着你回去。”
他的语气很温柔,像是怕惊了她。徐伦有些惊奇,因为她印象中承太郎已经很久没抱着她走过,也许是她过了那个可以骑在脖子上的年龄了。但她还是开心地接受了,承太郎有力的手臂托起她,徐伦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夕阳把他们的影子拖的很长。

评论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