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JC】【R】下个路口见

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月多,我已经不知道逻辑和语言该怎么写了……OOC,慎入,慎入,慎入

有bug欢迎诸位指出,至于以后这文改不改还是个未知数,反正我想就这么放置了。

梗来自李宇春的《下个路口见》,时差异地恋(其实并没有甚么卵关系

甜的

西撒酱生日快乐!不知不觉萌了一年多了,去年也没准备贺图,惭愧惭愧(

今年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写文!勤快如我

阿十八有,阅览前请注意💝

4/18追记 我妈出差俩星期,每天一放学回家就蹲着补谷歌的血源,我觉得我写不完了_(:з」∠)_

5/12追记 呵呵呵呵呵我就知道我会拖到最后一天(目死 现在是十一点半,能不能写完呢

5/13追记 我不想捉虫了,我觉得我快死了,好多地方不太满意也不想改了,诸君凑活着吃吧,将近九千字的小学生作文,不如一枪打死我.jpg


01

虽说还不到盛夏时节,但威尼斯的艳阳已然焦灼。难得有个下雨天,也还像初春,细雨像薄雾一般笼罩了整个威尼斯城。

雨总是能勾起有点儿苦涩的回忆。西撒绕开地上一片浅浅的水洼,一手撑着伞一手在口袋里摸索着唱着老旧的情歌的手机,踏进了地铁站。

“你就不能停止一天给我打电话!”

他开玩笑般地抱怨着,一边用力甩干伞上的雨滴,得到的只有乔瑟夫的嬉笑。

“想你了不行嘛!”

“这回答太烂了,我只给你一分。”他忍不住笑道。

而像是没听到这句调笑,电话那头乔瑟夫就开始问长问短。早饭午饭吃了什么,或是最近又看了什么电影,能问的无论有无价值都一通问。直到地铁轰鸣着进站,他们才结束了这次短暂的通话。

他上了地铁,捏着手机出神。从导师那里拿来的资料安静地躺在手提袋里,他竟觉得有些落寞。一阵短促的震动后,地铁再次启动。西撒坐在座位上合上了双目。

究竟过了多久呢?距他和乔瑟夫上次见面大概已经有小半年了。上次见面还是一月,他们一起跨了年——那太浪漫!喝醉了的杰洛早早去睡觉了,西撒和乔瑟夫就窝在客厅的沙发里,除了身上搭了一条毛毯外,唯一的热源便是彼此,这是真正意义上的二人世界。他们小声地说话,连电视里的跨年晚会也压低了声音。西撒享受地倚在恋人的怀里,像是靠在一个巨型抱枕上。暖气烤得他们嘴唇发干,他们便彼此交换一枚吻。跨年晚会被煽情地换成《罗马假日》,奥黛丽•赫本艳丽的身姿却没有映在他们任何一个人的眸中。二人依偎着入眠,美好得像是一个梦境。

当然,因为窝在小沙发里伸不开腿脚,他们理所当然地腰酸背痛了一两天。

想到这里西撒忍不住微笑,直到地铁再次停下。他出了站,发现雨已经停了。天还是阴沉沉的,他突然想起和恋人一起在下雨天时躲在窗后数雨点儿的事儿了,还很幸运地看到了彩虹;不过现在估计看不到,他想。随手拦了辆出租车,报出个地址,便安静地坐在车后翻阅那份被雨淋湿了少许的资料。

但心里还是想着半个地球外的那个笨蛋。

02

他们的交流相当频繁。

最常用的就是短信,乔瑟夫总用一些西撒不太能理解得透的颜文字,声称“这是日本的文化!”西撒心里吐槽,可你不是英国人吗?即使这样,也无法阻止他们一天十几条甚至几十条的交流。有时候西撒感冒,鼻音重得像没有了鼻孔,乔瑟夫总会笑着发一两条语音短信来,语气气得人牙痒痒。但他绝不多发,对“好好休息养病”外的话题也绝口不提。这是他笨拙关爱方式的一种,而西撒总会微笑着怀揣这种关爱,在头疼和喉咙干痒中睡去。

手机也是常用的交流方式。虽然西撒老嫌浪费话费,但乔瑟夫乐此不疲。“反正我帮你交话费就行了呗!”他大剌剌地说。

勤俭持家的西撒有时候会选择视频通话,这样他就可以一边看着分别多日的恋人的脸庞和他交流,一边嘲笑他下巴上有两根胡茬没有刮干净——这时乔瑟夫总会抬手遮遮下巴,装作生气的样子。然后两人都开心地笑,直到西撒一拍脑袋:“哎呀,我到睡觉时间了!”

偶尔也会写信。那不同于即时性的交流方式,不会信手拈来想到什么说什么,这当然也方便两人相互倾诉或者像个小姑娘一样聊点小秘密之类的。西撒的笔迹向来娟秀工整,而平时写字龙飞凤舞的乔瑟夫总会在这种时候努力让自己的字母看起来整洁一些——那几乎逼疯了他,甚至想在公司里随便找个写字漂亮的姑娘,或者小伙子,帮他写信。

但这毕竟是两人的秘密联络,乔瑟夫总是在给信封上填好地址后萌生这样的想法,又在工工整整地写下第一个“Caesar”时打消这个念头。

偶尔乔瑟夫像是写情书一样,除了爱语不再写别的内容,像是要挑战说惯了甜言蜜语的西撒。但老实说,他写得真的不怎么样,但西撒却爱看。勉强整齐排在一行上的字母透着中学生般的青涩——等他回来一定要好好盯着他练字。西撒脑内几乎都出现了大型犬一样的乔瑟夫挠着头编出笨拙的话语的画面,于是无意间嘴角勾出一个明显的弧度。

03

公寓周围长着几株常春藤,橄榄色的叶子上攒了些水珠。旁边一小块空地种了些罗勒和迷迭香。无论是谁都会喜欢这些精巧美味的小香叶——西撒把它们种在那里,每次乔瑟夫回来时他总会摘些香料来煮一锅丰盛的意大利菜。

但它们好久没被摘过了。

西撒到家时已经差不多傍晚了,他摸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考虑晚餐要吃什么。他刚进门就得到了来自他表哥的一个巨大的熊抱。

“天呐西撒你那个设计简直太妙了!客户连一次都没找我麻烦让我修改!我真代表齐贝林家为你骄傲!”

兴奋得不得了的杰洛看起来马上就要把他抱起来转几个圈儿了。他像喝了酒一般,脸上泛着微红。西撒连忙从他的怀抱里抽身,自豪地笑着说:“当然!这可多亏了乔纳森前辈帮忙——”

他说出那个名字后突然有些舌头打结,随后皱了下眉。杰洛当然没有放过这个小细节,上前搂了搂正愣神的西撒,神秘兮兮地凑到他跟前小声问:“想乔瑟夫啦?”

西撒推开杰洛的脸,扁了扁嘴:“……只是觉得没那个大嗓门在这里有点冷清。”

看着弟弟躲开了眼神,杰洛一笑,勾着他坐到沙发上,拿了杯放在茶几上的冰果汁递给西撒。

西撒一言不发,接过果汁猛灌两口。杰洛托着腮,开玩笑般地说:“你要不要出个轨?”

一口果汁差点没喷出去,但结结实实地呛到了。西撒咳个不停,杰洛急忙帮他拍背顺气。好一会儿他才缓过来,抬手擦了擦嘴角流下来的液体,盯着杰洛的表情活像吞了只老鼠:“Pardon???”

“我说,让你出个轨呀,”仿佛知道他会是这种反应,杰洛笑起来,“老弟你不是从来都女友一大堆吗?你不愿意异地恋还单相思的话就找个中意的姑娘正儿八经谈个对象,还是说你对远在纽约半年不回来跟你亲热一次的乔瑟夫割舍不下?”

他的语气轻松得像是讨论天气或者晚饭吃什么,看起来不像是开玩笑,但西撒因他的这番话静默了一会儿。良久,他开口:“呃,我希望你是在发明什么新式无聊的冷笑话,杰洛。”

“反正我没这个打算,我不知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无视掉杰洛“才不是无聊的冷笑话!!”的抗议后,他又缓缓说,“至少目前不这么打算,我不能辜负他在半个地球外的努力。”

面对杰洛投来询问的目光,西撒不做声。

“那么,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有或贫困,健康或疾病,你都愿意追随他吗?”

“杰洛!”西撒大声说,“我都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肉麻了!”

“意大利人的天赋不是甜言蜜语吗?”

“好好好我愿意我愿意!”

“诚恳一点老弟!”

“我,西撒•A•齐贝林,愿意追随他到死亡将我们分开——不,死亡也无法将我们分开!”

“恭喜,恭喜!”杰洛突然笑着拍起手来,“恭喜你通过真爱的考验!”

“杰洛,你又在讲什么笑话?”

“都跟你说了不是笑话!!如果你刚回答我要出一出轨,我就替乔斯达家把你揍一顿!行了!今天晚饭我包了,我亲爱的弟弟今晚想吃什么?莫扎里拉披萨怎样?”

见西撒还没回过味儿来,杰洛亲昵地把他的头发揉揉乱:“过几天我就搬去新家,再也不在这个家里跟你抢电视啦。”

“什么?你要搬走吗?”西撒摇摇头甩掉他的手。

“当然,我还想在院子里养匹马来着!”杰洛笑笑,往厨房走去,“顺带给你的爱人腾空房。”

“呃,不过我突然意识到,都是恋人了应该同床共枕才对。”

在飞来的沙发枕砸到自己的前一秒,杰洛飞快地关上了门。

04

在结结实实地打了个喷嚏后,乔瑟夫揉揉鼻子,忍不住往窗外看。噢,五月!花早早地褪去花瓣,而且也不是换季,可他就见鬼地感冒了。他每天都忙得焦头烂额,积劳成疾也不是没有可能。

他盯着电脑屏幕,突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悲怆感。今天西撒还没给他发短信,乔瑟夫感觉自己像只被遗忘了的大狗狗。——如果我有耳朵,那现在它们肯定是耷拉着的!乔瑟夫如是说。

生长在伦敦,受到英国乡土文化的耳濡目染,他深得黑暗料理真传。也许没那么夸张,但一日三餐确实让乔瑟夫发愁,总不能每天烤得微焦的面包夹生菜吧!这也直接导致了乔瑟夫每天几乎都在外面解决;好在公司食堂伙食不错。这么想着突然开始怀念恋人的料理,虽然只是普通的家常菜,但一方面确实是美味,另一方面,能和恋人共进餐确实是莫大的幸福。

这么想着的乔瑟夫居然真的感觉到饿了。他随手拿了个桌子上的纸袋打开——又是花生酱三明治。他撇了撇嘴,放得早已失去温度和香气的三明治味同嚼蜡。好希望西撒能在这里。如果这么跟他说的话,他一定会不满地埋怨:“原来你希望我在你身边就是为了吃!”俨然一只受了委屈的大猫咪。可爱的大猫咪啊,这样想着的乔瑟夫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们有六个小时的时差,那边应该快睡觉了吧。

正在走神的乔瑟夫被突然想起的短信提示音吓了一跳,但这也同时让他精神一振。他从乱糟糟的桌子上摸到了手机,果不其然是西撒发的短信。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他瞥了一眼日历,五月十三号那天被用红笔画了个圈。

是很重要的日子吗?

05

“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西撒给乔瑟夫发了一条短信,并很快得到了回复。

“呃,挪威国庆日?”

“那是五月十七号啊,蠢货。”

“难道是我们交往三周年纪念日吗?”

西撒发了一条语音信息,用意大利语骂了句乔瑟夫听不懂的话。

“你刚说什么???”

“没什么,我要去睡了。”

西撒瞄了一眼手机左上角的5.12,有些失望地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

明天是什么日子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想见你。

06

至少生日聚会上还是很开心的。

西撒向来不喜欢过于大张旗鼓的庆祝,对他来说,家人的陪伴便是极好的礼物。杰洛送了他一只巨大无比的熊玩偶,他在抱起熊时甚至觉得自己快被淹没了。这玩意儿放在哪里暂且不算最头疼的问题(西撒选择让杰洛从哪儿拿的放回哪儿去,因为他根本不可能抱着一只一人高的熊走回去!),问题是他在回家时突然涌上心头的空虚感让他再无刚才的喜悦。

去年乔瑟夫送给他的礼物是一捧向日葵。

“呃,我只记得你喜欢橙色,还有,向日葵?也许我送个自动削皮机是不是更实在些?”

他总是有办法讨西撒的欢心——哪怕那是笨拙而无意的。意大利人捧着那束向日葵绽开笑容,完了——乔瑟夫觉得那比向日葵耀眼得多。

“谢谢你,JOJO,我很喜欢。”

然后是落在额前的一个轻吻。

他抬头看着夜空,天上的星星少得可怜,连数的必要都没有。西撒不觉加快了脚步,他现在只想回到家往床上一滚,或者看会儿愚蠢的美国喜剧笑得连爆米花都抓不住,改善一下心情,或者直接蒙着头睡到明天日上三竿,然后再发短信告诉乔瑟夫今天是他的生日吧!他会因此感到内疚吗?这么想着的西撒,心情开始轻松起来,也许能收到JOJO青涩的祝福语呢。

进入家门时他没有开灯,借着从窗外漏进来的几丝路灯光绕过沙发茶几走到自己的卧室,又借着床脚的小夜灯的光简单扒了件外套和长裤,然后放任自己往床上滚。

也许是那点微不足道的酒精好死不死地起了作用,西撒在进门后完全没有察觉屋里不只有他一个人,而且他竟在三秒钟后才反应过来他正偎在某个人的怀里。

完全没有考虑那人是谁,西撒迅速拍开了床头灯,同时抬手扼住那人的脖颈,但接下来冲入他耳中的是——

“疼疼疼等等是我啊西撒——”

“JOJO!?”

西撒一惊,松开了手。

“咳……这么想我吗,上来就下这么狠的手?”

半躺在床上的乔瑟夫揉了揉脖子,上面甚至留了点红印儿。

“呃,抱歉我没想到是你……不对你怎么回来了!?”

“我想给你个惊喜啊!”乔瑟夫一脸不可思议,“怎么,真以为我把你生日忘啦?”

他的语调里带了些掩抑不住的笑意,捏了捏一脸茫然的恋人的脸,随即轻吻了他。

西撒觉得脸发烫,这事来得确实太突然,但他仍然回了个吻,这时他注意到乔瑟夫穿了一身浴袍。

“你洗澡了?”

“我坐了一天飞机,一小时前刚进门!不冲一下凉我会死的!”

“那你吃饭了吗,晚饭?”西撒忍不住笑出声。

“没,”乔瑟夫没好气地说,“你不在纽约我都没吃过正经饭,我的料理水平你应该清楚。……呃,对了,我刚把你柜子里的那包蔓越莓饼干吃了。”

西撒似若有所思,顿了两秒后才揉揉乔瑟夫的头发:“少吃甜食和快餐,在纽约你肯定没少吃。”说着他转身,头也不回地说了句“到餐厅来”。

“遵命,嘿嘿!”乔瑟夫从床上一跃而起几乎是蹦哒着跟在西撒后面走出了卧室。

张嘴吃餐

09

“礼物?你能回来对我来说就是莫大的幸福,我不需要礼物。”

“没睡醒吗西撒?醒醒,我可不是妹子你撩我也没用。”

宽大的肩背把西撒“撩你怎么了”的目光挡在身后,乔瑟夫在他的旅行包里翻来翻去。

“哇血源,”西撒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乔瑟夫手里的那个光盘盒,“我觉得我们差不多可以分手了。你是希望我在生日时获得新生呢,还是直接入土为安呢?”

“错了错了不是这个!!”乔瑟夫嚎叫着把盒子塞回旅行包,“那是给乔鲁诺的,他向来喜欢高难度的游戏,比如黑魂,比如血源。……啊找到了!”

他郑重地把一个小巧的盒子放在西撒的手心。

“这才是给你的。”

“让我猜猜是什么……戒指?”

“真不愧是西撒!”乔瑟夫扑过去照着他的脸猛亲一口,西撒嫌弃地擦了擦脸上的口水,然后在乔瑟夫期待的目光下打开了盒子。

那是一枚精巧的尾戒,上面盛开着一朵银色的向日葵。

他突然不知说些什么,乔瑟夫却不在意他的沉默,揽着西撒的肩炫耀般地说:“我为你定做的,开心吧西撒酱!”

“谢谢,”西撒用手勾住乔瑟夫的脖子吻了他,“你居然记得我喜欢向日葵?好吧,我猜这个戒指是情侣的,你的那个戒指上面有个可乐瓶。”

“呃,如果你喜欢的话我可以把它换成可乐瓶——但我觉得有点儿蠢——不不不我不是说你蠢!”

“我知道,亲爱的JOJO,”他笑道,“我会把它珍藏好,这是我收到的最棒的礼物。那我该怎么回报你呢?九月二十七。”

“那就以身相许吧,陪我呆在纽约。”乔瑟夫揽上西撒的腰。

“噢,那真巧。”他抬手勾上乔瑟夫的脖子,然后送上一吻。

“我的愿望是和你在一起。”

End


……我写不完了……我写不完了……我不捉虫了……我想死……

评论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