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如果

“我说,如果我们打败了神父,是不是就能从这该死的监狱里出去了?”

“别傻了艾梅斯,那我们就沦为逃犯了。”

“徐伦……!你真悲观,这可不像你。”

FF突然眨着眼睛发问,如果,如果我们真的出去了……我是不是再也见不到你们了?我就要去这个叫艾特罗的姑娘的家里。

难得在监狱里遇见,这是一种引力吧,对吧徐伦。安娜苏倚着钢琴,注视着坐在琴凳上的徐伦。

“安波里欧,幽灵房里有相机吗?……呃,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合个影,虽然无论如何也不想在监狱里拍照,感觉好奇妙……”

“那我们出去再照!”艾梅斯的眸中闪着光,“天气你说两句话?”

哦,我没有意见。天气似乎永远都在预报着霜冻。

“我只是想想而已!也许FF你能来我家……死老爸天天都不在家,活该他现在躺在家里……诶你不会用相机么?”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真的有如果的话,也许十年之后,二十年之后,我们再相聚,再像不存在的相片上一样大笑,去开启一段奇妙的冒险,我们不会忘记彼此,也许仍然会吵架,但是,如果……


评论
热度 ( 1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