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布特】杂声

给夏夏的布特文😘

现代设定

虐狗注意


他伏案办公时,总能听见腕上手表的咔哒声。有时他会盯着表盘看,看秒针跳过数字。

布加拉提喜欢细小的声音。

或者说,他喜欢宁静,宁静中一丝细小的声音,总能令他感到安心。

他喜欢在一个宁静的午后,听阿帕基沏茶时水流落入茶杯的声音,或是福葛在品尝一小块奶油蛋糕时银色的小叉子与茶盘无意间碰撞的清脆声音,又或者是乔鲁诺看报纸时纸页被翻动的哗哗声。

有时候纳兰伽会和福葛闹起来,米斯达在旁边吃吃笑。特里休偶尔会抬眼嫌弃他们一下,然后又默不作声地低头用手机刷着facebook。偶尔看到有趣的什么消息,她还会漏出一丝难得的微笑。

布加拉提喜欢这样的宁静。

他在文件上写完最后一个字母时,有人敲响了房门。

布加拉提喜欢细小声音的这个怪癖,让他不仅能分辨组织里大部分人的脚步声,还记住了每个人不同的敲门的特点。

阿帕基敲门是很有规律的,即使只敲三下,声音也不大不小,像他本人一样沉稳;纳兰伽就比较着急,听起来总像是在砸门。

但是现在他分辨不出敲门的人是谁。敲了一共四下,肯定不是米斯达;也不像乔鲁诺,那比他更轻柔一些……布加拉提怔了两秒,才想起说“请进”。

门打开了,进来的是特里休。

“有什么事吗?”布加拉提对她微笑,问。

今天特里休也打扮得很漂亮。

她的皮靴在地板上清脆的敲击声很好听。

“我和乔鲁诺烤了蛋糕,工作完的话,来吃午茶吧。”

特里休的声音很柔软,不像她坚毅的眼眸。布加拉提注意到,她的身上确实散发着一股蛋糕的香甜气味儿。

等等。

她身上。

她距离我这么近吗?

近到足以闻到她身上清新的松饼和蛋糕味儿。

大概思维混乱了那么三四秒,回过神来布加拉提才注意到,特里休的脸庞离他有那么近。

“别动。”

那是一声简短急促而又温柔,却带着不可违逆的命令意味的话语。

他当然没敢动。他能从特里休清澈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的倒影,能看到像纤长的睫毛蝴蝶一地扑闪了两下,能看到她涂了新唇彩的唇像涂了蜜一样泛着水光。带着水果甜味儿的手指拂上他的脸,布加拉提下意识地闭上眼睛。他感觉像是一片羽毛拂过自己的脸颊。

这个世界安静极了,静到他只能听见二人的呼吸声,和自己渐行渐快的心跳声。

大概这急促的心跳声,大到特里休也能听见吧,他想。

“好了。”

于是他睁开眼,投去询问的目光。

“你的脸上,落了一根睫毛哦。”

特里休用手指点了点脸颊,示意他。

布加拉提笑了,牵住了她的手。

“?”

特里休还没来得及露出疑惑的表情,就感觉唇被覆上。

果然是蜜一样的味道。

他们吻在了一起。

那不是什么有技巧的吻,也并没有粗暴的侵占意味,只是简单地贴上又分开。

不过大得能让人听见的心跳声,现在有两个了。

特里休脸红的样子也很好看,布加拉提这样想着。

然后他微微一个鞠躬,像是邀舞一样伸出手:“愿意和我一起走吗?”

特里休抿嘴一笑,手覆上他的。

“乐意至极。”


评论
热度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