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他发现提诺泡在画室里的大部分时间不是画画,而是调色。把几种颜色混在一起,哪个颜色少就多加点,加多了就再加点别的颜色补充……周而复始,调色盘上的颜料越来越多,然后他一点一点地把调好的颜料装进透明的玻璃瓶里。他几乎不浪费一点颜料,他会把笔上残余的颜料用水稀释,然后一起装进瓶。

“时间。”

芬兰人烦躁地用笔杆戳了戳太阳穴。

“我们需要的是时间,波克先生。那玩意儿一抓一大把——但是俄国人不这么想。他们在芬兰潜伏着,哪怕我不回去呢?”

爱德华没出声。第四天,他们因为这事僵持到了第四天,他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没用。

他只好坐在那里看他继续调色。

他的睫毛透着光,眼睛的颜色好看得像拉普兰的极光,但爱德华看不清他的侧颜。谁把窗帘拉开了,还是窗帘原本就是拉开的,阳光原本也进不来,只是他坐在那里看了太久,不知不觉光就能透过窗户照进来了?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在塔林的芬和爱

我不喜欢软萌好人妻芬我喜欢机智帅气冷静芬(._.)

另外调色那个其实是我的真实写照(……

就算放假了我也觉得我有好多事要做啊………………寒假不挖坑了………………

评论 ( 5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