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无风日

#凯莉

#给自己的生贺w

#纯属胡诌∪w∪

#时间设定在幻兽出现的时候


克洛斯贝尔,今日降水确率10%,无风。


继无视掉了教区长的警告后,凯文又冒着被瑟尔纳特总长用穿着高跟鞋的脚踹死的危险翘了班。

没有任何理由,他只是不想工作。

塞萨尔和玛卡斯提醒他,如果总长知道你在工作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要么把你在半空中从梅尔卡瓦上扔下去,要么绑起来扔到大街上让你被幻兽吃掉。

千之护手露出他平时在艾丝蒂尔面前才会露出的不正经的笑容,说那是她的自由,我偷我的懒。说着下一秒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

这可不像他,玛卡斯叹气,我应该用露菲娜来阻止他……

一脚踢飞不知是谁放在路边的易拉罐,凯文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踢飞它,而是应该把它捡起来好好地扔到垃圾箱里。但是这些谁又会去在意呢?他沿着西克洛斯贝尔街道走着。

八月份,午后的阳光有些毒辣,但天气并不热。也许这时候坐在后巷的酒吧里,享受着冷气和酒精才是他希望的——当然,要no work。但是在这种情况下,那里太乱,过于聒噪。那还不如找块草地躺着睡个午觉来得痛快。

这么想着,凯文环顾四周。

已经不知道走到了哪里,他往坡下看,看得到一段铁路。之前因为怪物的袭击,铁路暂时停运。也好,这样在睡觉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声音来打扰自己。

睡觉?

还真是想到哪就做到哪。

凯文轻笑了一声,也没有多想,随便找了棵大树就躺在了下面。

草皮还不是很扎人,软绵绵的,比床要舒服,还有股青草味儿,阳光味儿。树叶无法挡住全部的阳光,光斑透过树叶的缝隙倾泻下来,一小块光亮正好投到凯文的眼上。他抬手遮住眼睛。

他居然真的打起了哈欠,本来大中午就容易人困马乏,再加上他一直在调查灵智之草和幻兽的事,早就疲惫不堪。意识开始模糊了起来,他也放纵自己的意识模糊。

就在凯文快要坠入梦乡的时候,他听到草丛里传来的窸窣声,然后有个什么东西掉在了自己的脸上。

训练有素的星杯骑士第一反应是魔兽,他马上坐起身来,然后脸上的不明物体就掉了下来。

一袋——面包?

凯文扭头往身后看,莉丝就站在他的背后。

“你——怎么找到我的?”

“问街上的小孩子啊,你打扮这么显眼,又长着这么奇异的发型。”

连找到自己的原因都说出来了。败给她了,凯文苦笑。

袋子里的面包传来香甜的气味,估计是刚出炉的面包。他觉得自己似乎也饿了,便打开袋子。

甜点奶香味更浓了,凯文抓起一个面包咬了一口。莉丝走到他身边坐下。

“总长不太开心哦。”莉丝说着也拿了一个面包,“她说她对你的期望还要再高一点呢。”

“辣和旅嗯池沼有一先要杀惹窝。”

“恩?”

莉丝皱了皱眉。

“把你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再说话。”

凯文似乎噎住了。

莉丝哭笑不得,在腰包里掏出一瓶矿泉水递给凯文。

凯文喝了一大口水,才把嘴里那口面包咽下去。

“你看起来像五天没吃饭。”

“我说你怎么什么都能摸出来……”

“你刚说什么?”

“我说那个女人迟早有一天要杀了我。”

“亏你还知道。”

莉丝咬了手里的面包一口。

“我费了好大力给你申请下来一天的假期,贝尔加德门那边的幻兽我帮你搞定了。”

“你一个人?”

凯文有些惊讶,莉丝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成长了那么多?

“我差点没命。”

莉丝没好气地把剩下的小半个面包塞进嘴里,别过头去不看凯文。

……看来孩子气这点还是一点没变。

凯文盯着莉丝的背影出神。

从修女帽下面溢出来的些许发丝,柔和的面部轮廓——虽然只是侧颜,冰蓝色的眼眸——虽然现在看不清,黑色修女服袖子下露出的修长白皙的手指,老实的坐姿,都像极了当年的露菲娜。

我差点没命。

这句话在凯文脑海里回响着。

连重要的东西都差点失去……吗。

我还真是个废物。

逃什么班,没有偷懒的资本就不要偷懒。

上次也是,因为自己的轻浮而失去了……

“凯文你在想什么?”

稍稍一愣神,回过神来时,莉丝凑在自己脸前。

“恩?啊不……没……”

“凯文的眼睛躲开了,凯文在说谎。”

莉丝摆出了怨念脸说。

神情简直和艾丝蒂尔嫌弃自己时一模一样。

“我和凯文不一样,我还有好多工作。”

不等凯文抗议些什么,莉丝就站了起来,拍拍身上的草屑。

“我把假期给你申请下来了,我自己还没假期。再不回去帮忙,教区长就要发火了。”

果然还是个小孩子,那么一板一眼。凯文忍住笑,说:“好啊,等我回去就给你买昆西·贝尔的巧克力。”

走出去几步的莉丝扭过头看着躺在草地上的不良神父。

“又把我当小孩子了。”

“哈哈才没,你不是很喜欢吗?”

莉丝不再搭理凯文,扭回头走路,没能让凯文看到自己和当年被凯文“抢走”巧克力时一样失落的表情,也没来得及看到凯文眼眸中深不见底的蓝。


那么,再见吧。

什么时候你能直面我,什么时候你能明白你自己的心意。


起风了。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