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Out of season

#折槛组,高三设定,友情向

#都是瞎编的(。

纸屑伴随着欢呼声,连同长时间的高压一同在校园里爆发释放。

从顶楼倾泻下来的大张纸片、课本书页、试卷,被风卷起又吹散,像无数欢庆的白鸽。

“贝尔,帮我一把!”

迅速躲着暴雪一样的纸屑,丁马克拖着他还没来得及拉紧拉链的大旅行包——那是用来装书的——一边跑进走廊,一边冲着他的挚友大喊。

“干什么?”

先他一步跑进走廊的贝瓦尔德用手扫掉落在头发、肩膀上的纸屑,看着正在把书从书包里拿出来的丁马克说。

“撕书啊!”

“哈?”

“撕书咯,”丁马克对挚友吃惊的表情视而不见,“这些东西折磨我们三年。我们看着前两届的学生撕了两年,今天该我们了……快上楼!要不就赶不上最壮观的时候了!”

明明是你刚吵吵着要抓紧下楼抓紧离开学校……

这么想着的贝瓦尔德翻了翻白眼,还没等丁马克把书掏出来,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往校门口冲。

不能维持平衡的丹麦人跌跌撞撞地跟着高大的瑞典人跑,同时大喊大叫“贝瓦尔德你找揍啊啊啊啊啊啊放开我你他妈干什么!!!”

高数书、练习题掉了一地,但没人去捡——没人再想要这些折磨人的东西了,至少我们亲爱的高考战士不想要了。

跑了几分钟后还可以听到教学楼里传来的声音——欢呼声、说话交谈的声音、纸页碰撞的哗啦声;似乎可以传到很远,似乎想要告诉全世界的人“我们考完了”。

没有防备地突然被拉着以奇妙的跑步姿势跑了几百米的丁马克,在校门口用双手撑着膝盖大口喘着气。

“瑞典佬……你……给我等着……看我不把你做成分装罐头……”

贝瓦尔德倒是不像他那么狼狈。

“给扫地的阿姨少添点堵吧。”

话音刚落,就听到保洁员暴怒的咆哮声从教学楼里传来,然后是学生和书本的沉默。

丁马克看贝瓦尔德的目光里瞬间充满了感激。

撕书活动似乎逐渐停止,丁马克也不喘了。他直起腰,往学校门口的冷饮店走去。

“贝尔,喝可乐吗?”

还没等回答,丁马克就大喊“两瓶可乐,要冰的!”

接过两瓶还冒着白雾的可乐——一看就是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凉爽感从手心传来,在大热天真是一种莫大的享受。丁马克坐在贝瓦尔德旁边,把冰可乐贴到他的脖子上。

突如其来的低温让他打了个冷颤,贝瓦尔德给了他爱开玩笑的同窗一记不重的手刀,正打在手臂上,顺手接过了自己的可乐。他们喝了几口可乐,就坐在冷饮店门口的椅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辆出神。

似乎公交车还没来,丁马克喝完最后一口可乐,站起来拉着贝瓦尔德的手:“我们走吧?”

“嗯。”

贝瓦尔德把还剩半瓶的可乐塞进书包,站起来跟着丁马克往候车台走。

“贝尔,暑假你打算干什么?去旅游吗?”

“不去,我呆在家就好。”

“那我去你家吧~我妈让我暑假打工哎,陪我找找呗。”

“……那关我什么事……”

“就算你答应啦!”

“我根本没答应,还有,不要抓着我,热死了。”

“可是你的手凉凉的比较舒服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聊着,丁马克擅自决定了暑假里找诺威一起聚会,以及和贝瓦尔德一起打工。

贝瓦尔德相当无奈,含含糊糊地答应了不少连自己都没听清的请求,但一直没有甩开丁马克那只炽热的手。

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为什么?

在小学开始,他们就一直是同学,而小学的记忆却是被打架和争吵填满的。冷战也有,所谓的绝交也有。但当贝瓦尔德真正不搭理丁马克时,刺猬一样的丹麦小男孩却第一次哭了。

初中时,两人都比以往懂事些,肢体上的斗争减少,学习上的竞争却增多了。一起学习成了家常便饭,从小看他们打架长大的艾斯兰对此感到不解。诺威说他们是臭味相投,提诺却深感欣慰。

高中后依然是同窗,也有在为自己的目标奋斗。到底是什么时候把死敌当做自己最好的朋友呢?小时候明明希望对方消失了、不在了才好,但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想法没有成真,也真是万幸。

习惯了那个手心的温度,习惯了那个吵吵闹闹的声音,习惯了他没有恶意的玩笑。

甚至习惯了没有争吵,安安静静的每一天。

“喂!公交车来了哦,想什么呢?”

眼前突然出现丁马克的脸——几乎贴到自己的鼻尖。喷到脸上的气息更在初夏增添了几分热意,但同时把自己从越走越远的思绪里猛地拉了回来。

“没什么……”

“你脸色不太好,中暑了?”

丁马克用少有的严肃的语气问。

“你想多了。”贝瓦尔德别回头去,却真实地感受到一种眩晕感。

“这是中午的最后一班车了哦,再不走就要等二十分钟后的下午首发车了。还是说你想等?”

“……不用,走吧。”

车上只有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两人选择了最后的座位。从这里到家大概要几个小时,他们可以尽情放松。长时间高压的学习状态让他们喘不过气,丁马克几乎一上车就倒在座位上,活像条被捞上来的鱼。

贝瓦尔德把眼镜摘下来放在口袋里,揉了揉发酸发涩的眼睛,最后通过后车窗看一眼这条走过了无数次的路。

“贝~尔~”丁马克把头一歪,随手找了本书扣在脸上,“我先睡了啊困死我了,到家了记得叫醒我啊。”

“……我也要睡啊。”

“不管了不管了!晚安!”

“晚安,这才中午。”

汽车引擎的噪声掩盖了道路的安静,带走了一片从树上挣脱的绿叶,带走了一个季节。

评论 ( 10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