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是个画画的

© 诺雷雷
Powered by LOFTER

CP死亡10题(高虐注意)

天啊wwwww简直虐哭wwwwwwww尤其第三个wwww

I'll find a way:

媽啊XDDDDD真的好虐

RandomWalk:

注意CP方向是典丁

  


  


  

1.活着的两个人

  

……这不没死吗?!

  

好吧如果非要写的话>>>

  

两人一起去考高数 [蜡烛]

  


  

2.当其中一人得到另一个即将死去/已经死去的消息

  

作为助教的贝瓦在期末考试结束后被教授叫到学校去帮忙改考试卷。跟教授一直工作到晚上12点才改完所有学生的试卷,却被严格的教授要求必须把分数加总出来并且填到系统上才能回家。虽然不明白为什么教授一定要执着于让所有学生这么早就看到成绩,贝瓦还是留在教授的办公室继续对着电脑工作。看到丁马克的试卷的时候他停了下来,看着excel显示结果的单元格里的“49”。幸灾乐祸和同情各占一半的心情让他忍不住小声的笑了出来。在系统上输入“F ”之后他拿起手机想要把挂科的噩耗通知丁马克,犹豫了几秒又把手机放了下来。已经12点半了那家伙肯定开心的打完dota去睡了吧,还是不要打扰他最后一个好梦比较好。这么大的惊喜还是留给他明天早上自己查收吧。贝瓦一边默默为丁马克祈祷着“明天早上吃顿好”一边继续心情愉悦的计算下一个人的成绩。

  


  

3.就这么亲眼看着他死去

  

上数学课睡着的丁马克不出意外的被眼尖的数学老师点到黑板上做题。看到因为叫了三次名字丁马克名字而对方仍然趴在桌上熟睡的数学老师快要暴走的表情,贝瓦用铅笔戳了戳身边同桌的胳膊。从梦中惊醒的丁马克一脸不爽的等着贝瓦,贝瓦只是面无表情的说:“老师叫你上去做题”并且认真观察着丁马克从生气到惊恐的表情。在数学老师气冲冲的走下讲台的时候贝瓦从抽屉里抽出化学习题册随便翻到昨晚写完的一页塞到丁马克手里说,“把第三题抄上去就行了”然后继续淡定的看着丁马克感激涕零的走到黑板前在一道圆锥曲线函数的题目下兴高采烈的写起了化学方程式。

  


  

4.将爱人残害于怀

  

合唱比赛前斯维被老师叫去帮女生化妆,轮到玛丽时一直被玛丽嘲笑自己的化妆品不够高端洋气上档次。一怒之下斯维给玛丽涂了个烈焰红唇的烟熏妆,而给其他姑娘画的都是按照老师要求的小清新粉嫩淡妆。

  


  

5.多年后来到爱人死去的地方

  

“当年等级低在这个副本死了n次都打不过boss,现在都70级了应该没问题了!”

  

“……”

  

然后又被boss团灭了

  


  

6.今天也在筹划如何温柔的杀死你

  

贝瓦每天早上准备早饭的时候都会在丁马克的牛奶泡麦片里多加三勺糖。然后在称体重的时候躲到WC去偷听丁马克的怒号

  


  

7.无限循环于爱人的死

  

打DOTA的时候贝瓦跟丁马克一起守下路,因为急着拿first blood而冲到对方塔下的丁马克却操作失误被对方的小兵拿了first blood。对丁马克的操作技术了如指掌的贝瓦在丁马克冲到对方塔下追对方英雄的时候就预见了杯具的结局,于是默默打开了电脑的内置录视频软件。游戏结束后贝瓦把丁马克被小兵干掉的视频传到youtube上,每天看一遍用来提神并且在fb上分享给所有好友。视频一周内youtube点击过万。

  


  

8.梦中你还活着

  

昨晚看圆神剧场版1的时候被点心怪一口咬掉学姐头的镜头吓了一跳,贝瓦转头盯着坐在旁边座位大声吱嘎吱嘎嚼着曲奇严重影响看电影气氛的丁马克,满心希望晚上能梦到丁马克像学姐一样被曲奇变成的怪物吃掉。结果晚上做梦仍然是梦见丁马克用光了家里所有的面粉做曲奇还把曲奇全部烤糊了,然后不出意料的跟他生龙活虎的打了一架。

  


  

9.在爱人面前自杀

  

两个人去北京玩正好碰上雾霾。

  

“据说这种雾霾吸进去等于慢性自杀!”

  

“……那你别呼吸了”

  


  

10.两个人同时一起慢慢失去温度

  

“卧槽这班公交怎么还没来,都等了十分钟了,不会被放鸽子了吧!”

  

“……你确定23点18分有一班公交吗”

  

“当然确定了!我出门之前还查了时刻表!现在都30分了居然还不来!可恶!”丁马克在零下30°的寒风里冷的直跺脚。

  

“……”贝瓦走到站牌前查看了一下公交时刻表。

  

“……丁马克。”强忍着怒气的语气,“今天是星期天。”

  

“诶——!!18分的只有周一到周五吗!!!”丁马克把半个脸缩在大围巾里发出闷闷的声音,“那星期天的是几点来啊!”

  

“……23点06分有一班已经错过了,接下来是23点51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还要等20分钟吗要冷死在这里了!!”丁马克一边大喊着一边往贝瓦身上蹭。

  

“不要把你的手放在我脖子上取暖!”

  

贝瓦抓住丁马克的手想从自己的围巾和脖子之间拉出来,不愿放弃对方脖子温度的丁马克使劲的往贝瓦身上贴。两个人扭打成一团滚到旁边已经积累的厚过膝盖的雪地里。

  

脸贴着结冰的路面被低温刺激的一阵阵发痛,松软的雪钻到围巾和衣服里化成冰水湿湿的贴着皮肤。地面的寒气透过大衣让整个身体的温度不断下降。

  

“你特么给我起来!”贝瓦使劲推着整个压在他身上的丁马克,被推到一边的丁马克在雪地里打了个滚头发上全粘上了雪,被体温融化后湿漉漉的往下滴水。

  

因为温度过低,任何的冲撞都会让皮肤的疼痛感扩大到平时的两倍。两个人冷的连互骂脏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下我们回去都要感冒了。”躺在雪里的丁马克伸出冻的快没感觉的腿踹了一下躺在旁边的贝瓦。

  

雪还在不断的飘落到脸上。云层太厚看不到星空。

  


 
评论
热度 ( 14 )
  1. 诺雷雷七荣 转载了此文字
    天啊wwwww简直虐哭wwwwwwww尤其第三个wwww
  2. 七荣北小鸟 转载了此文字
    媽啊XDDDDD